跳到主要內容

華文創作能打造屬於自己的「漫威宇宙」嗎?

隨著《復仇者聯盟3:無限之戰》轟動上映,無論是電影愛好者、文創圈或廣告行銷相關行業……,都對漫威影業十年經營的驚人成功議論紛紛。大家都想知道、都試著推論,以期待能學習:他們是怎麼成功的? 
我看過一些這類文章與影片(但很抱歉大部分看完後就忘記惹),也想自己整理一下思緒,順便為部落格添點內容。
©圖片來源:迪士尼


雖然《復仇者聯盟3》現正熱映,是文創愛好者的話題中心,但仔細想一想,若從「成功的系列電影、文創商業模式」來看,「漫威系列電影」絕對不是徹頭徹尾嶄新的意外事件。
再者,雖然漫威影業的成功令人稱羨(我也很羨慕),很想達到一樣的成就,但我認為,我們不該想要「和他一樣」,不該抱著「學習他人成功模式」的心態,試圖「急起直追」,而是該去思考我們真正渴望的核心,以及漫威電影成功的核心。 

所謂的核心,不是一套「表面方法」,而是「原理原則」。


前陣子有機會詳讀《商業周刊》出版的30週年創業案例精選集結書籍《創業基因啟動碼》,讀一則兩則或許體會還不深,但整本讀下來就會發現,那些出色的創新/創業案例,領導者大多不是抱著「學習市場龍頭長處」或「跟龍頭一較高下」的態度去投入自己的事業,他們真正開創藍海,或是在紅海中掙出一條血路的,往往是:確定自己要的是什麼,然後發揮自己的長處。
因此,回到根本一想,我問自己最羨慕與最想要的核心是什麼?答案是:
  1.找出一個可長期運作的商業模式。
  2.塑造世界通行的經典故事。 

©圖片來源:奇摩電影

雖然,「漫威宇宙」有上述兩點之外的創新意義與價值,但儘管不是如此,打造華文《神鬼奇航》或《哈利波特》系列電影──能在全世界觀眾心中留下深刻記憶的經典故事,不才是文創工作者的深層渴望嗎?

發現了嗎?本篇文章的標題其實是個假議題。


漫威系列電影的成功原因是什麼?


就我自己看電影的體會,大致可歸納出下列幾點漫威系列電影讓人欲罷不能的原因:
  1.成功的角色塑造。
  2.累積優秀的獨立劇情。
  3.將不同迷人故事漸漸串在一起。
  4.利用互相關聯而不得不追。

首先,說到角色塑造,包括《鋼鐵人》、《美國隊長》、《雷神索爾》、《蜘蛛人:返校日》、《奇異博士》本身都是很成功的電影,透過這些獨立、完整、豐富的故事,刻劃出諸多形象立體、令人印象深刻且具深度的角色,因此光是個別角色/電影就取得第一步優勢。接下來,再透過角色的串場搭配,或帶入重要配角如浩克*、黑寡婦、鷹眼、幻視、緋紅女……等角色的故事,為系列故事不斷注入新意。

這絕對不是單純的「塑造很多超級英雄」而已。這些角色的個性、背景、能力不一,卻都各有觀眾擁戴,才是創作者應探討之處。


除了角色本身迷人的性格形象之外,角色故事及其不可分割的故事背景,也是「初期」引人入勝的關鍵。比如東尼史塔克的富豪生活(永遠是吸引觀眾的重要元素)、美國隊長二戰時期打納粹的戰爭背景、雷神索爾的神話及宇宙觀、蜘蛛人的校園與社區日常(?),還有奇異博士的東方神秘符碼……,都不僅讓故事更具豐富感與厚度,也吸引了不同偏好的觀眾族群。

在其他系列電影中,就如同《神鬼奇航》的奇幻神話,及《哈利波特》的魔法世界,都是會吸引特定族群進電影院的重要元素。


©圖片來源:奇摩電影

在有了相當根基打底後,漫威電影最令人耳目一新之處,就在於「漸漸」讓重要角色進入以其他角色為主場的電影,最後終於成為連續劇,而讓晚進來的觀眾忍不住向前補完,而早進來的觀眾,則無法不追到最後。
這個「漸漸」,很重要。
漫威在整個系列電影的安排,相當於上演了現實人生的「情理之中,意料之外」。事實上,讓角色穿插在不同作品中,並不能算是前所未見的概念(想想N年前的老遊戲《金庸群俠傳》,就已把所有角色聚在一起),但是,漫威在發行到全世界的電影中做到了。
而且,漫威早在《鋼鐵人》的片尾彩蛋就做出預告,現在回想才知道,當時漫威就已展開了布局。因此,漫威能以堪稱合宜有序的安排,讓這些角色自然融入不同故事,不會有太多刻意的痕跡。能做得恰到好處,就是藝術。


現代社會偏好「速成」,而漫威花十年布局的「耐心」,不是很令人敬佩嗎?


華文創作能做到嗎?


回歸到創作者關心的議題,就是身為創作者,應該會很期待自己有天也能做到如此成就吧(夢想之類的)。因此,我在思考:我們做不到嗎?我們如何才能做到?

首先,我相信,在華文創作裡,絕對有足夠迷人的角色與充實的故事背景,只不過在院線片中,以華語、東方為背景的故事比例似乎不高,甚至登上大銀幕的華語電影,諸多仍是在刻劃傳統故事的人物(如武學宗師、西遊記之類的),或是地方文化的小人物的故事,而較少能引起世界觀眾共鳴、跨越文化的創新人物(這或許也跟東西方電影產業能力差異有關?)。
但仔細想想,若要談找出能行銷到全世界、登上世界舞台的切入點,或許也非不可能。比如,一想到《火影忍者》能紅到西方世界,以及《一級玩家》中也出現忍者角色,就覺得華文創作的仙俠、武俠元素,應該也滿有希望才對。說起來,《鋼彈》、《攻殼機動隊》、《哥吉拉》也走出日本了,但華文創作上,好像就還沒有這麼受關注的作品? 

©圖片來源:奇摩電影


那麼,能打通世界電影市場的要素究竟是什麼?華文創作有能發揮的獨特之處嗎?為幫助思考,這裡試著整理為對照表格。 

*這裡以漫威為例來思考,但代換為其他系列電影應也可以。 


好吧,不得不說,寫到這裡忽然發現,美國在兩次世界大戰中都身為戰勝國,還真的有獨特的打通世界市場的文化優勢(不是指他們戰勝所以能打通,而是人們大多喜歡與願意將自己投射為勝者角色;而他們創造此類角色相當自然而然,亦格外具形象概念優勢)。
不過,我們也不用太早氣餒,路還長著,觀眾也沒有那麼容易被滿足。觀眾永遠需要新故事

 

©圖片來源:奇摩電影


不知道為什麼,我隱約覺得,以「現代」為背景,融入上表中的東方元素,或許是個將華文創作推向世界的突破點(也可能是個自我感覺良好)。前陣子大獲好評的韓國片《與神同行》,不知道有沒有被推向西方國家,就是以現代為背景,結合東方文化元素與動作、視覺效果的成功例子。
但「現代」或許也非必須,畢竟像《哈利波特》、《神鬼奇航》就是以早一點的年代為背景,並以奇幻元素為特色作支持的故事,或許也是一種參考途徑。


結論一:
比起打造華文創作的漫威宇宙,也許我們更想取得出人意表的成功。而此核心──基礎要素是一樣的,就是說出個能滿足最多觀眾的好故事。


結論二:
之後若有時間,也許可以寫個現代仙俠玄幻故事試試。


結論三:
成功真的需要機運。美國有較完善的電影產業作支持,各種專業人才匯聚,讓好文本更有機會也更容易發揮。說起來,史丹‧李從創作第一個故事至今,經過多少年時間?產業的發展跟累積也有其必要性。因此,我們一時做不到也不需難過,更不是要怨天尤人,而是可以由此努力。人生很難,前途險阻,但我們總可以做點什麼吧!



*關於浩克:雖然浩克有獨立電影《無敵浩克》,但我認為真正構築起浩克角色形象與討喜特質的,是在系列電影之中。這點也是滿特別的。


留言

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

從Marvel《黑豹》學習,英雄片的老哏與新意(上)

最近《復仇者聯盟3:無限之戰》即將上映,築願理所當然地打算進電影院觀賞,但忽然發現,自己不知不覺間,已經成了Marvel電影的忠實影迷!? 咦?本來沒這個打算呀!這是怎麼發生的? ©圖片來源:維基百科

寫一個高概念的三幕劇小說……還不夠!

最近打算參加鏡文學網站舉辦的影視長篇小說比賽,看到「作品條件」說明中提到「高概念」與「三幕劇」兩個專有名詞,要是以往,我大概會直接忽略,不求甚解,反正只要懂大概的意思,不要違規、可以參賽就好。

人們大多只關注自己的需求

有時候我們做出善意的舉動,往往多少期待獲得正面的反響,但事情常常沒那麼順利,我們善意的舉動,常因不符合對方的想像、需求,或在我們沒留意到的部分觸碰到對方的地雷,所以引發對方負面的回報,比如更多糾正或是批評。

這時候,我們可能會感到受傷,覺得自己的善意是一場錯誤,「好心被雷劈」就是最親切的寫照,甚至氣憤得不想再主動付出善意。

但事實上,對方可能根本沒有意識到我們的善意,也不是針對我們善意的部分予以負面回應,而是針對他所看到、不符合其需求或價值判斷之處,或是我們無意間踩到地雷的地方,予以最直接的反饋。

(就好像原裝貨沈清秋想救柳清歌卻被誤會要偷襲他一樣→知道這在說什麼的人,應該知道我最近看完哪本書XD)

有一個夫妻間的小故事是,因為家裡的數據機有故障現象,身為軟體工程師的先生交代我,記得跟電信公司的維修人員索取數據機帳號密碼,讓他之後能自行修改某些數據機的內部資料,以促進使用安全及品質。

當維修人員來時,我轉述了他的需求,對方也提供了帳號密碼,但晚上先生回來後,卻發現該組帳號密碼並非他需求的資料(簡單說就是不能用)。

當時,先生看了一眼,就帶點老爺脾氣地對夫人說:「妳登入給我看。」我仔細試了,還真的不行,隱約知道應是自己跟維修人員轉達時,因一知半解而索取錯資料,便說:「我下次再請對方來,再提供正確資料。」但當時先生埋頭打著自己的電腦,過了一會兒,才說,他憑自己的工作經驗,推敲嘗試找到了正確可用的帳號密碼。神情很是得意。

我知道,那是他的工作專業,他為他的能力解決生活疑難而自豪,無可厚非。但那一瞬間我覺得相當委屈。

我的委屈來自於前面說的「好心被雷親」。我自認詳實盡責地聯絡電信商、與對方當面溝通、索取資料、自行嘗試驗證,發現是我溝通疏漏,立即提供解決辦法(再請對方來一次),收到的回饋卻是先生一臉「我很行吧」的表情。

若在以往,我會忍忍,暗自生一會兒悶氣,很快就過去了。但那天卻覺得,忍了更憋屈,對自己最親近的丈夫,或許該放鬆一點,誠實表達自己的感受──那並不表示我得罵罵他或唸唸他。

很感恩近年的修行,我練習著不用批評抱怨來回應自己未被滿足的部分,我開始愈來愈明白,我是自己願意去做那些事(與電信商聯絡……),不是基於被他要求、想要被他感謝,而是單純地知道,他那麼做是為了我們,我認同且支持,所以願意。

事實上,他也沒有義務,不是「應該」要以感謝或體諒的心情來回應當時的我;於是我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