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

從Marvel《黑豹》學習,英雄片的老哏與新意(下)


  在上一篇中,我們提到《黑豹》中的英雄片老哏,其實不是說不能用,而是說要用,要巧妙地用、細緻地用。
事實上,築願認為,這些老哏是絕大多數英雄片都涵蓋的要素,甚至是必備要素,只是每位作者、編劇轉化的技巧高低有別而已,這也正是築願試圖學習與分享的重點。
       ©圖片來源:奇摩電影

  就築願來看,《黑豹》在運用英雄片套路上已經達標(大概是3-3.5星左右),只是隨著觀眾胃口被養大,評論時總是以五星級標準來要求,自然會有覺得差強人意之處;不過,《黑豹》仍然在一些劇情設計上取得優勢,成功引起觀眾注意,使整體滿意度可拉高到4星以上。

在既有條件下,推出新意

接下來,我們就一起看看劇中獨具新意之處:

1.以黑人為主角,充滿黑人文化元素
並不是說過去不曾有以黑人為主角的電影,而是以黑人為高科技英雄片主角,劇情圍繞在黑人部落、族群,再拉到世界的格局,《黑豹》確實具有開創性意義。尤其在美國,曾有族群戰爭的歷史,社會文化對黑人的歧視並未全然煙消雲散,因此能以這樣的劇本端上大螢幕、呈給全世界,相當令人敬佩。
然而,築願思考,這也是Marvel掌握了市場動向與創新時機的厲害之處

如果再早一點,社會風氣不夠開放,這部片受到的抨擊或許會多過於讚賞;而再晚一點,對讀者就難以造成震撼。

築願認為,這種創新需要時機、需要勇氣,也需要潤滑劑。所謂的「時機」,或許很難發現,但或許也沒那麼難;就局外人的遠端觀察,美國既然能讓歐巴馬於2009年當選總統,並於2012年連任,時機就已經成熟,接下來就是必須有人勇於嘗試。
而《黑豹》很聰明的是,在劇中運用羅斯探員的角色,不僅推進劇情、發揮作戰功效,還讓白人占了一席之地,發揮「潤滑劑」的效果,促使許多觀眾的心理能平衡許多。
  ©圖片來源:迪士尼

2.以「族群共榮」提升作品高度
某種程度上,英雄片常背負了「戰勝(武力)即正義」的形象及風險,因此令人驚喜的是,《黑豹》最後帝查拉在一場國際會議上發表的言論,帶出族群平等共榮的理念,相當令人感動。不過,後續劇情對此概念的維持與拿捏,就是值得關注的焦點。希望不會崩壞(禱告)。
然而,真的很遺憾的是,人性的現實如此真實,如果瓦干達不具有相當的科技能力,在國際上還能有發言權嗎?

故事總是為了滿足人們現實中的缺憾。

3.「高科技貧窮國家」的視覺化效果
「神秘的落後部落其實強大得無與倫比」似乎也是小說劇本中的常見好哏,但電影的優勢就是,當將此情節「視覺化」、「具現化」後,就能達到很大程度的創新與吸睛力。而且隨著時代的進步,電影重拍好幾次想必仍能持續創新,令文字創作者非常羨慕。
    ©圖片來源:奇摩電影

4.帝查拉父親是壞人,齊爾蒙格是好人!?
老實說,身為觀眾,當電影在演前任國王(帝查拉的父親)殺了親弟弟(齊爾蒙格的父親)時,築願大致上還在狀況外,而且就當時劇情氛圍,似乎是失手殺人,所以一開始不覺得有什麼問題。但直到後面劇情推進,透過帝查拉發現並質問父親當年犯下的過錯時,築願突然感到《黑豹》所設計的反派形象與立場很有新意。
不僅是齊爾蒙格與其父親想解救同胞的出發點,突顯「壞人」在某種層面上就像好人一樣,帝查拉父親的作為,也某種程度顯示「好人」也會做錯事,甚至成為種下惡因的關鍵,這樣的描寫讓角色與劇本都更立體、豐富。
尤其「父親的過失」(隱含某種人格缺陷)更是過去電影中少見的描寫,也是一般主角崇拜明君父親的英雄片中,少見的嘗試與突破。

話說回來,「爸爸好壞」這個橋段,其實最近在《雷神索爾3:諸神黃昏》中也出現過,不知道把英明的父親染黑是不是種流行趨勢?

老實說,築願認為《黑豹》對齊爾蒙格童年蒙受的苦難、累積的憎恨描寫還不夠深刻,以至於對他意圖殺害帝查拉、攻打全世界,好像都有種為了反派而反派的感覺,彷彿理由不夠充分,甚至某部分覺得他比帝查拉大氣,心裡有同胞,還期待他能變好,跟帝查拉攜手共創瓦干達美好的未來(?)
畢竟,如果他更沉得住氣、深思熟慮(以武力侵犯其他國家實在不是解救同胞的有效策略),奪位後不是大搞破壞,而是妥善運用國家資源,或許就和帝查拉後來決定的走向世界沒有太大歧見,甚至可說是有共同目標了。
    ©圖片來源:奇摩電影


題外話,相對於小說,電影還具有一個相當有利的優勢,就是更多元的表達形式。雖然對築願而言,無論是電影、小說、舞台劇、動漫……,核心都在「說故事」,在劇情、在對讀者激起的感情變化,但不可諱言,對消費者而言,電影仍是相對較便宜且能快速帶來高度娛樂滿意度的選擇。

想想過去曾追過的劇場,或許也該更設法強化、向觀眾行銷自己不可取代之處。

就好像這兩篇花這麼大篇幅談劇情細節,但就築願個人來說,從《黑豹》獲得的娛樂,仍有不少部分來自於畫面美觀、絢麗的戰鬥影音、優秀的剪接營造的節奏等,因此,最後才能對《黑豹》保有4星以上的評價,感覺還算值回票價(消費者的要求真的很高……)。


也許您會感興趣:

留言

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

從Marvel《黑豹》學習,英雄片的老哏與新意(上)

最近《復仇者聯盟3:無限之戰》即將上映,築願理所當然地打算進電影院觀賞,但忽然發現,自己不知不覺間,已經成了Marvel電影的忠實影迷!? 咦?本來沒這個打算呀!這是怎麼發生的? ©圖片來源:維基百科

寫一個高概念的三幕劇小說……還不夠!

最近打算參加鏡文學網站舉辦的影視長篇小說比賽,看到「作品條件」說明中提到「高概念」與「三幕劇」兩個專有名詞,要是以往,我大概會直接忽略,不求甚解,反正只要懂大概的意思,不要違規、可以參賽就好。

人們大多只關注自己的需求

有時候我們做出善意的舉動,往往多少期待獲得正面的反響,但事情常常沒那麼順利,我們善意的舉動,常因不符合對方的想像、需求,或在我們沒留意到的部分觸碰到對方的地雷,所以引發對方負面的回報,比如更多糾正或是批評。

這時候,我們可能會感到受傷,覺得自己的善意是一場錯誤,「好心被雷劈」就是最親切的寫照,甚至氣憤得不想再主動付出善意。

但事實上,對方可能根本沒有意識到我們的善意,也不是針對我們善意的部分予以負面回應,而是針對他所看到、不符合其需求或價值判斷之處,或是我們無意間踩到地雷的地方,予以最直接的反饋。

(就好像原裝貨沈清秋想救柳清歌卻被誤會要偷襲他一樣→知道這在說什麼的人,應該知道我最近看完哪本書XD)

有一個夫妻間的小故事是,因為家裡的數據機有故障現象,身為軟體工程師的先生交代我,記得跟電信公司的維修人員索取數據機帳號密碼,讓他之後能自行修改某些數據機的內部資料,以促進使用安全及品質。

當維修人員來時,我轉述了他的需求,對方也提供了帳號密碼,但晚上先生回來後,卻發現該組帳號密碼並非他需求的資料(簡單說就是不能用)。

當時,先生看了一眼,就帶點老爺脾氣地對夫人說:「妳登入給我看。」我仔細試了,還真的不行,隱約知道應是自己跟維修人員轉達時,因一知半解而索取錯資料,便說:「我下次再請對方來,再提供正確資料。」但當時先生埋頭打著自己的電腦,過了一會兒,才說,他憑自己的工作經驗,推敲嘗試找到了正確可用的帳號密碼。神情很是得意。

我知道,那是他的工作專業,他為他的能力解決生活疑難而自豪,無可厚非。但那一瞬間我覺得相當委屈。

我的委屈來自於前面說的「好心被雷親」。我自認詳實盡責地聯絡電信商、與對方當面溝通、索取資料、自行嘗試驗證,發現是我溝通疏漏,立即提供解決辦法(再請對方來一次),收到的回饋卻是先生一臉「我很行吧」的表情。

若在以往,我會忍忍,暗自生一會兒悶氣,很快就過去了。但那天卻覺得,忍了更憋屈,對自己最親近的丈夫,或許該放鬆一點,誠實表達自己的感受──那並不表示我得罵罵他或唸唸他。

很感恩近年的修行,我練習著不用批評抱怨來回應自己未被滿足的部分,我開始愈來愈明白,我是自己願意去做那些事(與電信商聯絡……),不是基於被他要求、想要被他感謝,而是單純地知道,他那麼做是為了我們,我認同且支持,所以願意。

事實上,他也沒有義務,不是「應該」要以感謝或體諒的心情來回應當時的我;於是我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