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

寫一個高概念的三幕劇小說……還不夠!



最近打算參加鏡文學網站舉辦的長篇小說比賽,看到「作品條件」說明中提到「高概念」與「三幕劇」兩個專有名詞,要是以往,我大概會直接忽略,不求甚解,反正只要懂大概的意思,不要違規、可以參賽就好。







但忽然想到,今年2月初我報名參加了李洛克老師的
,其中學到「高概念」的意義與特點,驚覺原來精彩的故事大多符合這個條件,也原來大眾娛樂市場的讀者有這樣的需求(衝突性高的故事,從中看到主角的成長、轉變),因此忽然轉念,覺得對我所不熟悉的專有名詞「三幕劇」,或許也該扎實學習。

於是,凡事上網問Google,立馬又看到李洛克老師網站對「」的教學文章,由於這時,我剛好已有預定用來報名比賽的小說主題,搭配著三幕劇的教學文一讀,頓時靈感大爆發,故事的主要角色、重點情節的畫面甚至對白都一一跳了出來。

話雖如此,聽起來好像很順利,但把靈感一一記錄下來,再轉成具體文字(如角色設定、故事大綱)後,看著依舊空洞的內容,漸漸就冷靜下來了。

這幾天持續建構設定與大綱,慢慢也開始檢視與省思,市面上不乏符合高概念的三幕劇故事,但不見得每個都讓我覺得好看。甚至也因為懂得這個原則後,反而會以此檢視作品簡介,推測其中內容走向,然後就把大量貌似雷同的作品過濾掉,排除書單,節省時間。

於是,我又開始思考:為什麼?

然後,我鬧著書荒,想找點能勾起我興趣的書來看時,發現:原來具有高概念、衝突、引人入勝的懸念等,只是基本必備條件,除了這些,我還需要新意,我想要在故事中學到點什麼,光是「新意」就能啟發我「原來人生還可以這樣」。這是我有意識或潛意識想要得到的。

因此,要怎麼在「高概念+三幕劇」的基本原則下寫出新意,是另一個問題。

然而,身為讀者的我,覺得還不夠。若只是為了刺激而設計衝突,為了創造新意而標新立異,看完後我還是會覺得很空虛。我發現,我想要看到的故事,不僅要有以上種種,還要情節轉折合理、角色刻劃讓人感到舒服(這要求好高,而且很抽象)。

若要成為了不起的作者,往更難的挑戰,或許就是在達成上列條件的同時,還能突顯個人風格,那麼,大概就很難被讀者遺忘了。接下來,就是持之以恆,一本接一本、一本接一本……。

於是,我給自我期許畫了這麼一張圖:



回想起當初開始寫小說的原因,其實正是源自於「不滿足」,不滿足於看了好多好多已經很好看的故事,卻還是少了某個自己想看的那一個;覺得有好多好多故事、角色、情節,仍有這樣那樣的可能沒被寫出來,或許是更好的轉折、更好的收尾、更好的情感與對白……。

雖然在實際個故事後,我真切知道沒那麼容易;或許我終其一生都不會成為自己心目中那種理想的作者,但我想試一試,從今天開始。



留言

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

從Marvel《黑豹》學習,英雄片的老哏與新意(上)

最近《復仇者聯盟3:無限之戰》即將上映,築願理所當然地打算進電影院觀賞,但忽然發現,自己不知不覺間,已經成了Marvel電影的忠實影迷!? 咦?本來沒這個打算呀!這是怎麼發生的? ©圖片來源:維基百科

人們大多只關注自己的需求

有時候我們做出善意的舉動,往往多少期待獲得正面的反響,但事情常常沒那麼順利,我們善意的舉動,常因不符合對方的想像、需求,或在我們沒留意到的部分觸碰到對方的地雷,所以引發對方負面的回報,比如更多糾正或是批評。

這時候,我們可能會感到受傷,覺得自己的善意是一場錯誤,「好心被雷劈」就是最親切的寫照,甚至氣憤得不想再主動付出善意。

但事實上,對方可能根本沒有意識到我們的善意,也不是針對我們善意的部分予以負面回應,而是針對他所看到、不符合其需求或價值判斷之處,或是我們無意間踩到地雷的地方,予以最直接的反饋。

(就好像原裝貨沈清秋想救柳清歌卻被誤會要偷襲他一樣→知道這在說什麼的人,應該知道我最近看完哪本書XD)

有一個夫妻間的小故事是,因為家裡的數據機有故障現象,身為軟體工程師的先生交代我,記得跟電信公司的維修人員索取數據機帳號密碼,讓他之後能自行修改某些數據機的內部資料,以促進使用安全及品質。

當維修人員來時,我轉述了他的需求,對方也提供了帳號密碼,但晚上先生回來後,卻發現該組帳號密碼並非他需求的資料(簡單說就是不能用)。

當時,先生看了一眼,就帶點老爺脾氣地對夫人說:「妳登入給我看。」我仔細試了,還真的不行,隱約知道應是自己跟維修人員轉達時,因一知半解而索取錯資料,便說:「我下次再請對方來,再提供正確資料。」但當時先生埋頭打著自己的電腦,過了一會兒,才說,他憑自己的工作經驗,推敲嘗試找到了正確可用的帳號密碼。神情很是得意。

我知道,那是他的工作專業,他為他的能力解決生活疑難而自豪,無可厚非。但那一瞬間我覺得相當委屈。

我的委屈來自於前面說的「好心被雷親」。我自認詳實盡責地聯絡電信商、與對方當面溝通、索取資料、自行嘗試驗證,發現是我溝通疏漏,立即提供解決辦法(再請對方來一次),收到的回饋卻是先生一臉「我很行吧」的表情。

若在以往,我會忍忍,暗自生一會兒悶氣,很快就過去了。但那天卻覺得,忍了更憋屈,對自己最親近的丈夫,或許該放鬆一點,誠實表達自己的感受──那並不表示我得罵罵他或唸唸他。

很感恩近年的修行,我練習著不用批評抱怨來回應自己未被滿足的部分,我開始愈來愈明白,我是自己願意去做那些事(與電信商聯絡……),不是基於被他要求、想要被他感謝,而是單純地知道,他那麼做是為了我們,我認同且支持,所以願意。

事實上,他也沒有義務,不是「應該」要以感謝或體諒的心情來回應當時的我;於是我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