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

想做的事不知道怎麼開始,就從「現在」開始吧!

從今天起,我開始寫部落格了,理由是......

這篇文章的重點包含:
  1. 格主是誰?
  2. 這個部落格在做啥?
  3. 寫部落格可以賺錢嗎?






2017年10月30日

我因追蹤Vista(鄭緯筌)老師的FB已久,為了親睹本人上課風采,因此報名了Vista老師開授的「社群行銷品牌術」,當初完全是為了去看看人,對課程內容並沒有強烈需求(畢竟本業既沒有經營社群,不是在做行銷,更沒有自己的品牌),只當作增廣見聞去的......

結果就在課堂中被激發了寫部落格的想法。

拜託,「我」耶,我除了無病呻吟(誤)、寫寫小說之外,真正做過的正職工作,也就只有編輯、編輯、編輯與編輯而已。
誠不誆您。

但就一堂課的時間,為了應付老師(大誤),我只好把部落格的目標給定了:

○如果我不得不(?)寫部落格的話,我要寫什麼?
→依據我的個人特質、經驗、能力與興趣......我大概只能寫寫跟工作有關的心得、生活與修行中的體會、看熱門電影的心得與腦補,再不然就是與小說創作相關的事,沒了。

○寫這些做什麼?能當飯吃嗎?
→我也不知道──我是說,能不能當飯吃,還得看我的造化,不是,是要請您跟我一起看下去去去去去......

那到底為什麼要寫?我想,是為了一個承諾。
一個對自己的承諾。

老實說,不寫部落格,繼續過原來的生活,可能是一個比較「容易」的選擇。但,隱隱約約間,覺得「容易」或許是另一種逃避,逃避面對自己真正想要的、想做的,以及逃避失敗的可能。
因此,既然動了一個念,各種彷彿「契機」般的機緣冒出來,不如就正視吧。對自己的人生負責,實踐向自己的挑戰,關於能力、毅力與勇氣的挑戰。


也就在課堂中,老師很有效率地幫我們押了時間與推了進度。

這個做法很簡單,只要想一想:在接下來一個月要做什麼來推動這個計劃?
(話說,到這裡已經超過600字,你應該快沒耐心了吧?就讓我快速收尾這篇文章)

當時我認真列了幾點,但最後的實際情況是:
2017年11月 完成了「決定在哪成立個人部落格」(這一件超超超小的事)
2017年12月 在這裡把部落格開好
2018年01月 也就是現在,終於寫下第一篇文章

本來開了部落格後,想找個天時地利人和的日子,轟轟烈烈地(?)貼出首PO,但那一天似乎永遠不會到來。

於是,今天再度動念下筆,就一股腦地寫了。
早晚要開始的,就這樣開始吧。從做中學,比較快。


最後,讓我們來回顧一下本文重點:
  1. 格主是誰?→不是誰。
  2. 這個部落格在做啥?→寫她高興的。
  3. 寫部落格可以賺錢嗎?→這個部落格看來還不行。

都看到這裡了,也許您會感興趣:
(未完待續......還沒內容啊,請再等等啊!2018.1.13

留言

  1. 我還在嘗試,什麼樣的步調、做法、內容,是比較適合自己的。
    姑且先記錄一下最新推動進度:
    2018.2.28-成立粉絲專頁 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Diamanda.writer/

    回覆刪除
  2. 補充,2018.02-這個月還做了一些事:
    1.參加李洛克老師辦的小說課(正確全名要查查)
    2.好好逛了逛2018台北國際書展,釐清在廣義的文學類別中,各種子類別的差異是什麼。
    3.思考什麼叫做「市場」、「讀者想看的內容」,以及我要寫的方向是什麼。
    有機會再↑整理成文章分享。

    回覆刪除

張貼留言

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

從Marvel《黑豹》學習,英雄片的老哏與新意(上)

最近《復仇者聯盟3:無限之戰》即將上映,築願理所當然地打算進電影院觀賞,但忽然發現,自己不知不覺間,已經成了Marvel電影的忠實影迷!? 咦?本來沒這個打算呀!這是怎麼發生的? ©圖片來源:維基百科

寫一個高概念的三幕劇小說……還不夠!

最近打算參加鏡文學網站舉辦的影視長篇小說比賽,看到「作品條件」說明中提到「高概念」與「三幕劇」兩個專有名詞,要是以往,我大概會直接忽略,不求甚解,反正只要懂大概的意思,不要違規、可以參賽就好。

人們大多只關注自己的需求

有時候我們做出善意的舉動,往往多少期待獲得正面的反響,但事情常常沒那麼順利,我們善意的舉動,常因不符合對方的想像、需求,或在我們沒留意到的部分觸碰到對方的地雷,所以引發對方負面的回報,比如更多糾正或是批評。

這時候,我們可能會感到受傷,覺得自己的善意是一場錯誤,「好心被雷劈」就是最親切的寫照,甚至氣憤得不想再主動付出善意。

但事實上,對方可能根本沒有意識到我們的善意,也不是針對我們善意的部分予以負面回應,而是針對他所看到、不符合其需求或價值判斷之處,或是我們無意間踩到地雷的地方,予以最直接的反饋。

(就好像原裝貨沈清秋想救柳清歌卻被誤會要偷襲他一樣→知道這在說什麼的人,應該知道我最近看完哪本書XD)

有一個夫妻間的小故事是,因為家裡的數據機有故障現象,身為軟體工程師的先生交代我,記得跟電信公司的維修人員索取數據機帳號密碼,讓他之後能自行修改某些數據機的內部資料,以促進使用安全及品質。

當維修人員來時,我轉述了他的需求,對方也提供了帳號密碼,但晚上先生回來後,卻發現該組帳號密碼並非他需求的資料(簡單說就是不能用)。

當時,先生看了一眼,就帶點老爺脾氣地對夫人說:「妳登入給我看。」我仔細試了,還真的不行,隱約知道應是自己跟維修人員轉達時,因一知半解而索取錯資料,便說:「我下次再請對方來,再提供正確資料。」但當時先生埋頭打著自己的電腦,過了一會兒,才說,他憑自己的工作經驗,推敲嘗試找到了正確可用的帳號密碼。神情很是得意。

我知道,那是他的工作專業,他為他的能力解決生活疑難而自豪,無可厚非。但那一瞬間我覺得相當委屈。

我的委屈來自於前面說的「好心被雷親」。我自認詳實盡責地聯絡電信商、與對方當面溝通、索取資料、自行嘗試驗證,發現是我溝通疏漏,立即提供解決辦法(再請對方來一次),收到的回饋卻是先生一臉「我很行吧」的表情。

若在以往,我會忍忍,暗自生一會兒悶氣,很快就過去了。但那天卻覺得,忍了更憋屈,對自己最親近的丈夫,或許該放鬆一點,誠實表達自己的感受──那並不表示我得罵罵他或唸唸他。

很感恩近年的修行,我練習著不用批評抱怨來回應自己未被滿足的部分,我開始愈來愈明白,我是自己願意去做那些事(與電信商聯絡……),不是基於被他要求、想要被他感謝,而是單純地知道,他那麼做是為了我們,我認同且支持,所以願意。

事實上,他也沒有義務,不是「應該」要以感謝或體諒的心情來回應當時的我;於是我…